文章故事
情感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感人故事
伤感文章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随笔
时事评论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日志日记
现代诗歌
情感日志
伤感日志
爱情日记
诗歌散文
点滴琐事
网络日志
心情随笔
短篇小说
经典小说
爱情小说
故事新编
原创小说

文坛缺乏真才子的厚道

作者:易界神刀时间:2013-12-03 08:26责任编辑:初见人读过我来投搞

  古人常说“文人相轻”,此“轻”是相互的,即:你看不起我,我也睢不上你。互相瞧不起时,鄙夷多会是双重的:一是鄙视其人品;二是鄙薄其作品。

  一般来说,偶然地、个别地鄙夷某人、某文,有时也会有几分道理的。若是互轻、互讥成了风气,人人都只认为只有自己的人品、作品才是白璧无瑕、光芒万丈的,而此外的任何人则统统这也不成,那也不就,结果只能证明:应该受到鄙夷的首先就是他自己了。其实,自封才子或由同伙恭维成才子的,这些都不可靠,信的人也不会太多。

  自从网络变成日用化的东西后,文人的“刁化”也随着计算机技术的不断革新而日趋严重了,写文章不放几句刁言,不侮慢上几个人,仿佛就不算作写文章,更算不上是才子了,而个人的才气,文采似乎也都必须借助贬低他人才能完成一样。

  小才子、伪才子往往多不厚道,他们最擅长的无非是以贬人扬己为能事。其实,真正的大才子(包括大学问家、大文学家)无论其怎样出言尖刻,但他们针对的只是某种现存的事实,而不是胡编乱造的结果。所以从他们的言行中还是会体现出厚道的一面,宽容他人乃至敬重他人,这是他们人品中自然流露出的“大”字。

  当年的曹操(如果我们也称其为文化人的话)在评论他当时的战友之一袁绍时,就曾说过很刻薄的话:“此人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则惜身,见小利则忘命。”后来两个人打起了内战,袁绍兵败身亡。曹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袁绍的坟上去祭奠,并大哭一场,缅怀昔日的战友之情。有人说这是曹操的奸诈之举,这恐怕就很不懂得真正大人物的厚道心肠了。

  唐代的韩愈、柳宗元,无论是在政治观点上还是文化见解上,都堪称政敌、论敌。在政治上柳宗元是改革派,并在那场叫做“永贞革新”的运动中遭了大难,几番流放。而韩愈则是守旧派,官运也不错。在文化见解上,两个人虽然都做了“古文运动”的旗手,但内在分歧也很大。韩氏提倡“文以载道”,柳氏则主张“文以明道”。但是,在私人感情上,两人又是好朋友。柳宗元死后,韩愈写下了《柳子厚墓志铭》,言出由衷,感人肺腑。

  才能、文采是许多人都能学到的,而厚道则是很难学到的。只因为不厚道,一般的平平文人才子就很难升格为大文学家、大学者、大才子。

  鲁迅的那支笔无比尖刻辛辣。要比“横眉冷对”,他才是举世无双的呢!但是,鲁迅写出的厚道之文也是使很多读者为之动容的。单就以尊师而论,他对为他开蒙的塾师寿镜梧先生,都发表过十分感人的缅怀文章。对某些在文化见解上有分歧的朋友,如郁达夫、刘半农、林语堂,分歧归分歧,在写分歧时也于字里行间里流露出真感情。

  说到林语堂,鲁迅写出的“批林”文章也不少,尤不乏辛辣。1937年,于鲁迅逝世一周年之际,远在日本的林语堂写了殷殷情切的悼念文章《鲁迅之死》。他虽然被鲁迅“攻击”过,但他表示,“我永远对鲁迅以师事之”,这是林语堂的厚道,难能可贵。

  被鲁迅用重笔予以“攻击”的人中,梁实秋先生首当其冲。但是梁先生客居台湾多年,不止一次呼吁出版《鲁迅全集》。这样的厚道,足以说明他作为文学家的上乘文格。

  其实大家明白的是,若是某个东西一经“悼念”情况就很不妙了,说明有的东西已经“寿终正寝”至少也是“奄奄一息”吧。这话虽然有点儿夸张,但也不是全然无据,眼下无论娱乐界、演艺界还是所谓的文坛,战争还是颇为激烈的,做了“名家”的或是自誉为“名家”的,近于“名家”的或准备当“名家”的,出言往往日渐“刁化”,扬己的同时也从不会忘记去讥笑他人、刺伤他人。连刚刚起步的文学后生,别的都未入门,唯独学会了刁言谩语,四处攻伐,以为那就是学问,那就是才气,那就是初具了名家的坯子。其实这恐怕错得太远,背离了基本的厚道之性,又谈什么“学问”呢?

文章相关标签: 文坛 才子 才能 学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游客输入昵称即可发表,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注册新用户
游客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