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情感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感人故事
伤感文章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随笔
时事评论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日志日记
现代诗歌
情感日志
伤感日志
爱情日记
诗歌散文
点滴琐事
网络日志
心情随笔
短篇小说
经典小说
爱情小说
故事新编
原创小说

云城·伏鵕记

作者:成碧时间:2014-02-05 13:35责任编辑:莲开十里人读过我来投搞

  夏日的云都远远望去都快被树木荫翳住了。云城西邻夷夏,北通昭,南连江城,东有东淄、蛮蛮等众小城与接壤,越过伏禹山隔着仙岭大泽与夜宿遥遥相望。云城不仅位于大陆内部,是各国往来的中心,而且其领域也是极广的,整整拥有一百川。

  而云都是云城的帝都,云城百川之首。不仅是云城经济政治的中心,更因川中大泽云湖而远近闻名。

  “小梯子,你说那蝉儿真是叫的‘知了’ ‘知了’吗?我怎么听着更像‘渴了’‘渴了’ 呢?头儿怎么还不让休息啊?”都门口一个身披软甲,手执红缨枪的士兵不满嘟囔。他身上的鳞甲在烈日下反射出莹莹亮光,而他通红通红的脸上却是一点儿精神气也没有,昏昏欲睡的样子。而那个被称为小梯子的小兵头斜了他一眼,正了正缨枪,头也没转,依旧好好立着。看起来倒是认真些,嘴里却说着:“我听着更像‘西西西,西瓜呀!’你仔细听,更像!”

  “扑哧!”先前说话的小兵一下子被他逗笑了,张口再想说点什么,却见一个领队模样的守城士兵一手托一个西瓜往树下的小木桌走去。“休息一下!”说着放下西瓜抽出佩刀,刷刷几下西瓜就成了好几瓣了,大家一拥而上。“嘿,果然有西瓜!”

  “嗒嗒”的马蹄声传来。领队的给小梯子使命了个眼神,小梯子极不情愿的又咬了口西瓜。旁边一个年长的举起手就要打他,小梯子赶紧用袖子擦擦嘴朝都门走去。

  来人骑一匹枣红色流云驹,头上戴着垂纱斗笠,长发如墨,似是用白底蓝边的长绸束了几分,额前隐约坠着由浅绿渐显墨绿再至宝蓝的孔雀石。虽然不见其他钗饰,从衣着来看,应是女子。里子可见是紫红色的拢袖上裳,再外是月白黑边的披肩坠苏领。大红色的斜边百褶裙。整个人看着文静又有几分活泼。

  小梯子上前拱手,“姑娘……”

  马上的人偏头看着他,似乎有些奇怪。

  “姑娘你不知道吗?今天中宣街赶集。城中商贾百姓特别多,卖什么的都有。都蔚下了令说不让骑马进城的。”顿了顿又说,“况且这人来人往的,一个不小心让姑娘的马受了惊就不妙了!”

  “哦。”淡淡一句。“多谢。”

  小梯子一愣,没想到她会道谢,不禁心头一暖。

  于是有好心提醒道:“若姑娘急着赶路,也不一定要走中宣街,左右宣门都可以过马车,也可以骑马,不过城中的热闹市集就错过了。”

  “哦?”那姑娘透出些许兴趣来“真有那么多人吗?”

  “哈哈,那是!摩肩接踵的,可热闹着呢!”小士兵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憨态可掬。又抬手擦擦嘴边,怕是刚才没有擦干净。

  越花怀一个翻身下马,风扬起白纱一角,小梯子心叹,真是个漂亮姐姐!

  越花怀一拍马背,红驹识趣的走了。她瞅了瞅眼前的小兵头,十三、四岁左右,问:“有得玩你不去?”却见那小士兵一脸孩子气,悻悻的说:“姑娘说笑了,我得守城门呐。”

  “别守不就得了?”就算隔着面纱,也听得出来姑娘是笑着问的。

  小梯子忙说:“不守门,哪有军粮吃!”

  越花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走了。

  小梯子摇摇头,那个跟自己说谢谢的漂亮姐姐走了。忽然见越花怀头也不回的往后抛个什么东西,小梯子连忙接住。只听那戴斗笠的姑娘说,“给你们头儿,让他和给你放假。”小梯子低头一看,满满一袋银子。

  越花怀越往城里走,人越多。茶肆、酒楼、店铺小摊,都好不热闹。听说云都中宣街每月有两次市集,市列珠玑,罗绮纷锦。看来是给自己赶上了。越花怀见满大街的人也不乏女子,戴个斗笠着实引人注目,回头率不是一般般的高。于是干脆去了斗笠。

  “香啊香啊!”看着皮薄汁多的灌汤包,镇着冰块的水晶虾粉,解暑的冰镇酸梅汤,闻着玉芙楼飘来的糕点香味,站在景字号前看着各种时令水果……越花怀觉得当务之急,得找当铺啊!

  “掌柜的!”越花怀看见“当铺”两字,奔门口就喊开了,“小伙计,叫你们掌柜的出来看宝贝!”

  “姑娘是要当什么物什?”打布帘里出来一位精瘦老头,笑眯着眼,还捋捋他的山羊胡。

  “你看我这镂雕福莲如何?一万两怎样?”

  那掌柜乍一听这姑娘一开口就要一万两,吓了一跳,待看清姑娘手里的东西,吓了不止一跳!掌柜的眼里闪着崇拜的光辉问:“姑姑姑,娘,这这,这,这可是出自妙手玉雕葵老之手?”

  只见姑娘开怀的笑了两声,“掌柜的姑姑和娘小辈可当不起啊!”掌柜的本来就激动,这会儿越花怀又窘他一窘,脸色红的极好了。

  又听那姑娘说:“这玉莲确实是葵老头儿雕的。”

  掌柜的赞叹了一番妙手玉雕的雕刻技艺,“再说这么好的玉,没雕过都价值不斐。姑娘愿一万两割爱吗?”掌柜的一脸不可置信,这可是稀世宝物啊!妙手玉雕已经多年没出新作了,很多人都说他死了,看来也不尽可信。

  “哈哈,只要掌柜的不怕我骗你就行。要是实在拿不出的话,五千两也行!”越花怀心里寻思着,宿清江诚不欺我,葵老头的东西确实值些钱。这宝贝被自己顺来了,葵老头这会儿指不定追着老哥哭爹喊娘呢,哪有什么大师风范啊。

  掌柜的那个激动啊,连声说“有的有的!”要是这玉雕能舍了出去,够自己再开十个当铺了!于是不确定的又问:“姑娘真的只要一万两吗?”

  越花怀做疑惑状:“可是我听说一万两已经是笔不小的数目了呀,难道是老哥骗我?”说完一拍额头,“哎呀!掌柜的快些,等市集散了就买不到东淄的脆皮核桃了呀!”掌柜的给取了几张银票,一些碎银,心里叹道——这年头,傻姑娘也长得这般俊秀了。手捧了银子给越花怀,说:“姑娘,先收着,还差些数额,我已经派小厮到附近的钱庄去取了。”

  越花怀摇摇头,“掌柜的乐善好施,好人自有好报。这玉莲置案上日日焚香一遍,一年后可得一子。”

文章相关标签: 百冬蝉 越花怀

------分隔线----------------------------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游客输入昵称即可发表,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注册新用户
游客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