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情感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感人故事
伤感文章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随笔
时事评论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日志日记
现代诗歌
情感日志
伤感日志
爱情日记
诗歌散文
点滴琐事
网络日志
心情随笔
短篇小说
经典小说
爱情小说
故事新编
原创小说

陌离

作者:良索[文集]时间:2014-01-20 15:18责任编辑:海洋人读过我来投搞

  VOL.1

  澎湃。

  杨莱陌合上书页,瞥见封面上的图画。那是一个眉眼很干净的男孩子,微微流露出些许的冷意,不知悲喜。

  “澎湃”,无数晶莹的、柔软的猖狂,覆盖着伪装的坚强和深深蕴着的仿佛天生的哀伤。杨莱陌轻轻勾起嘴角,眼神定定的。

  脑海中又浮现出梦中模糊的景象:大群大群的青色鸥鸟齐齐地举翅朝着苍穹拔节似的飞翔,海面从一圈一圈的波浪,开始变得激荡,恍若助威似的疯狂地冲向黑色的礁石和细密的沙粒,直到出现了一堵黛色的长墙——那个世界便开始沉没,没有颜色,没有声响。

  其实是从没看过大海的吧。

  杨莱陌叹了口气。

  “不就是个小白脸么,有什么好看的!”略微有些厉起的女声倏地将杨莱陌的小心思扯回了现实。

  伴随着的是像那一地日光一样明晃晃的羞耻感。

  尽管心里是说“关你什么事”,但总归不会就这么说出来。

  总是不愿意成为异意者。

  杨莱陌迅速地抬脸望去,是杨晓菁。准确的说是杨晓菁、何堇末、唐笑染、陈稚玥、柯玖她们五个。此时杨晓菁又将视线移了回去。轻蔑地眨了下眼,转身欲走。

  不是已经放学了么?她们也会想要过来自习室?

  只是还没得到答案,五人便只有背影了。杨莱陌再望过去的时候,陈稚玥转过身冲她轻轻笑了笑。

  该说些什么呢?不论怎么样,其实都不能将所有人一概而论的吧。

  又想到刚刚那一幕。

  总是在害怕自己某一天被孤立隔绝的样子。

  或者说,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不同被罩在孤单的影子里。世界上大概没有比孤单更可怕的事了,杨莱陌想。

  所以才会努力的融进这个所谓的圈子里,所以才会去肯定别人喜欢的,而去埋藏自己追求的。

  ——害怕的其实是目光,写着“你勿靠近”的目光。

  如此的迁就,如此的懦弱,真是犯贱啊!

  杨莱陌自嘲的笑了笑,很快视线又静静地落在了那本书上。

  男生举着精致带羽的银色面具,有些清贵和疏离。

  明明心底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悸动的,毕竟是在十三岁——刚刚学会排斥和敏感的年纪。就像所有女生内心潜藏的小幻想一样,那一刻自己的心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的遥远的吧。

  可杨晓菁眼里却是满满的不屑。所以呢?自己不是如往常一样沉默的妥协着么?

  杨晓菁是学校贴吧里评选出的本班班花。而她说的话做的事也几乎成为多数无知女生模仿的对象。

  无知女生?自己呢?杨莱陌低下头,将苦笑不着声色地抿进唇里。

  暮色四合。

  杨莱陌捧着小说,步伐显得有些散漫。因为既不想回寝室,也不能在教室里明目张胆的看小说,杨莱陌只好到图书馆,在床边寻了僻些的位子,坐了下来。

  窗外学校里的奶茶店、实验楼、树荫道人声鼎沸,白炽色的灯光大片大片扑洒进来。女孩短短直直的头发被喷点出了一圈小小的光刺。

  “嘤……”杨莱陌抬起头,后颈有些酸痛,接着低头看了看腕表。图案是一只泪汪汪的阿狸。六点三十分,要上晚自习了。

  杨莱陌仔细用书签夹好自己看到的位置,接着便急匆匆地朝教学楼跑去。

  VOL.2

  “莱陌,你跑去哪儿了呀?”

  杨莱陌面前是一个瘦瘦高高的女孩子,头发扎成一束细细的马尾,发色偏黄。正撇着嘴向杨莱陌问话。

  杨莱陌抚了抚眼角的碎发,因为奔跑而涨红的脸旁浮现出一丝笑容。

  “没,就是去了趟图书室。“说完扬了扬手中的书。

  夏彤,杨莱陌最好的朋友

  夏彤又嘟嚷了一会儿,笑起来,唇色有些淡:“莱陌,待会儿下课我告诉你一件事儿……”

  今天是语文老师的晚自习。

  教室里微微有些吵,细碎的交谈声和嬉闹的笑声不绝于耳。

  杨莱陌转头看了看坐在教室另一边的夏彤,有些疑惑。夏彤,又有什么事呢?

  终于下课了。

  杨莱陌将小说塞进屉子里。到夏彤座位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喂?”

  夏彤呆的表情只维持了半秒,便急忙拉过杨莱陌的手臂去了走廊。

  女孩在笑,脸颊两侧有类似于酒窝的皱褶,“莱陌。”杨莱陌用眼神示意她“要说就快点”。

  “夏彤!”杨莱陌看着被打断的夏彤,循声望去,是陆茜妩。

  “夏彤,又在说你那件事啦?”陆茜妩走过来,冲夏彤眨眨眼,然后转过脸对着杨莱陌神秘一笑:“杨莱陌,你还不知道吧,夏彤她恋爱了——”陆茜妩故意将尾音拉得很长,杨莱陌配合着露出惊讶的表情。

  只是如很多次一样,心上像塌掉了一块,空落落的,沉甸甸的,像失去的哀伤,又像抓不住的失望。

  夏彤,为什么?为什么陆茜妩总是比我要了解你更多?

  说不清楚是在埋怨,还是在错觉。总是可笑的想着,会不会有一天,我会被隔绝在你和她的空间,像一块脱了漆的墙隅。是你想要逃离和鄙夷的物什。

  “莱陌,你别跟她乱起哄,没有!”夏彤轻轻拉过杨莱陌的袖角。

  “去去去,你上次明明跟我说为了刘一茗想要考到一中呢!”陆茜妩脱口而出。

  “刘一茗?为什么?”杨莱陌好奇地问,尽管心里同时也产生了“怎么我不知道”的小情绪。

  “……我喜欢他。”

  杨莱陌回到座位,“刘一茗?”

  刘一茗是楼下九班的,成绩不错。据李振焱她们说人也不错。夏彤喜欢他?那我将会喜欢谁呢?杨莱陌想着,脑子里却没由缘地跳出课桌里小说封面上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来。

  为什么会想到他呢?脸颊有淡淡的燥热。

  真是可笑,他们明明不认识也不了解。

  突然就像又看到了夏彤诉说的那一刻表情。那种包裹着甜蜜的暗恋就像夜晚诺大的天幕上的星星闪烁着,以一种缠绕着的姿态盘旋着升起的光华,成了闪耀在她眼底的坚定。

  “我就不信,他不会发现我,喜欢我!”

  一种从四肢百骸直直蔓延开的悲哀铺天盖地地朝她袭来,夏彤的脸和期待的眼有短暂的一刻在她心里定格成了模糊的方点。

  下一秒,又恢复正常。杨莱陌懒懒地趴在课桌上,原来,她和谁都有着类似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

  当然也包括夏彤。

  可是,要怎么做呢?勇气这种东西,又不是春天播种,秋天就能收获的。周身开始弥漫起巨大的虚无感,还有夜半惊醒汗湿后背一样的失落和无奈。

  杨莱陌轻轻抽出课桌里的小说。

  眉眼清澈的男生。右手素净的手指举着一支微微闪光的银色面具。瞳孔里有淡漠的色泽。

  男生照片上方四个暗棕色的大字“再见,澎湃”此时竟泛着轻微的异光。

  澎湃,他的文字真的很好,已经有些喜欢呢。

  小离,为什么叫小离呢?书页里正楷的文字在眼前模糊成一片静默的黑影。

  离这个字,总归是带着些微伤感的。

  杨莱陌想是想到了什么,轻轻闭上眼。

  人这一生,总该为自己坚持点什么吧。

  VOL.3

  时间在内心刻意的寂静下悄然流逝。

  被包裹着跳动的东西向天边绯红色的云翼,不掺任何杂质的、单纯坚定的不容置疑。

  杨莱陌买了澎湃更多的书,也开始定期买阅《紫色年华》。用杨晓菁的话就是:“买几本破书装文艺。”

  杨莱陌才不在乎,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怎的。

  好无聊啊!大大的房子里除了自己竟再无活物了。

  杨莱陌掏出手机拨了夏彤的电话。

  “喂。”

  “夏彤,我……有件事儿。”

  “什么?”

  “四年以后,就是嗯……我们高考以后,你陪我去趟长沙好不好?”杨莱陌的声音微弱的仿佛是在独自低语似的。

  “好啊。”

  夏彤的话语里有着那日如出一辙的坚定。

  心里是满满的欣喜。

  在欢喜什么呢?这个词对于自己是很珍贵的吧。

  好像有什么回流进自己的身体。温热的,干净的。

  “谢谢。”

  澎湃,也谢谢你,四年以后,我希望可以见见你。在自己还值得纪念的年纪,能够亲眼看到我喜欢的文字的作者。让这一小点的骄傲怕让自己在未来孤单岁月中踌躇时自己安慰自己。

  因为他也促成了一个契机,让我坚定了自己的友谊。

  一刹那的,微妙的治愈。

  目光投向窗外,蓝丝绒般的天空像被调整了焦距一样混沌成惨白的一片。

  泪水,好像来的晚了。

  小离,我想我注定会注意到你。等我,我叫莱陌。

  【陌•离】,杨莱陌取过一张纸,写到。

  ————The end



文章相关标签: 陌离 友谊 岁月 悲喜 现实
------分隔线----------------------------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游客输入昵称即可发表,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注册新用户
游客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