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欢迎光临卓芒文学网!www.zhuomang.com
情感文章位置:卓芒文学网文章 > 情感文章 > 人生一场游戏一场梦

人生一场游戏一场梦

中年时一直认为人生怎么能是“一场游戏”,又怎么能是“一场梦”?用“一场”来形容岂不是更为荒唐?现在看来我那时受“正宗”的思想影响太深了。静下心来想想,既然有如此说法就有如此道理,人生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就在你怎么看待它了。我认为只要不游戏人生就对得起自己的一生了。 世事无常,人生难料。这是对的,完全符合哲学的命题,更符合自然法则,既然大家都在说要顺其自然,那么这就不是什么“唯心论”什么“宿命论”,谁能主宰世事?谁能掌控人生?“恰同学少年”,“谁主沉浮”,那是伟人的理想,那是时势造英雄。在造化和平凡人生世界里,谁也避免不了成为“游戏”和“梦”中的一分子,哪怕是哲人智者。假如把人生比做舞台,那不就是一场游戏吗?游戏就是在舞台上展示的,给别人看,自己也是观众。 生命谁都想把握,谁都想长命百岁,其实百岁也就是三万多天,屈指可数,但生老病死不是自己能左右得了的,掌握自己生老病死的是造化和上帝,无论你在这舞台上是唱了红脸还是唱了白脸,是喜剧还是悲剧,抑或演了一辈子小丑;无论你在这舞台上多么聪明多么愚笨,多么圆滑多么真诚,最终结果还是要下台去见阎王的。贵贱美丑老少善恶,在阎王那儿是一个样,天堂和地狱是活人设置的,只有活人在意这些。何为生,何为死?生即死,死即生。生能怎么样,死又怎么样?一岁就短暂,百岁就久长?“死去原知万事空”。富贵的不一定善终,贫贱的不一定好报。纵然长生不老,最终也免不了一死,耶酥和唐僧最终还不是“死”了? 爱情谁都想拥有,谁都想获得永恒的亘古不变的感情,但爱情是可变量,谁不承认谁就是唯心,那她(他)就是痴情的林黛玉刘兰芝了,痴情不是就能得到和拥有爱情的。爱情是装在心中脑子里的,如太阳月亮风云,“人心昼夜转,天变一时间”,谁能保证自己的爱情是纯洁专一没有一时非份之想,柳下惠坐怀不乱只是没有行动罢了,他的心里怎么想的也只有他自己清楚;谁能保证自己的爱情始终是一泓清泉没有微澜,静水流深,只是看不见罢了。同床共枕几十年的夫妻,难免还会恋着他的初恋情人,难免还会在她的手机中藏着另一个男人对她倾慕或肉麻的信息,难免还会背着整天吃睡在一起的人去唱一段明知没有结果的婚外游戏。在爱情上本来就没有对和错,什么是真情,整天把你别在裤带上?什么是假意,整天在你面前说肉麻话?爱情有什么标准?陈世美怎么样?潘金莲又怎么样?生活中很多家庭明着是没有所谓的“第三者”的,但很多男人不清楚或不愿承认把自己交给“绿色环保组织”做候补成员的正是自己的老婆,很多女人不了解或不愿承认让自己清心寡欲的正是自己的老公,只是人最善于伪装,就是夫妻也不可能将心底底的东西一点不剩地掏给对方。如果说有,那人世间恐怕只有梁山伯与祝英台了,可那是传奇啊。纯粹圣洁专一的爱情在一个人的心里是不存在的,谁敢打包票?感情越界不等于爱情出轨,于是便有了“红颜知己”“蓝颜知己”之说。爱情这场戏从来就没有一成不变的脚本,爱怎么唱就怎么唱,悲剧照样有人欣赏。在这场戏中永远不变的只是那皮影道具罢了。 朋友谁都想结交,谁都想拥有许多志同道合、同甘共苦的朋友,但朋友一词的外延却很宽泛,有多解。大家想拥有的朋友一定是不搀杂任何私念和名利元素的朋友,但大家却都感叹,金钱易得,朋友难求,这样的朋友在生活太难寻觅了,太难保持了,太难结交了。因为在追功逐利的浮躁社会,这样的朋友找不着,或难找到,一时的朋友找得到,一世的朋友难找着。大家之不愿意说出口,是因为大家都生活在名利场上,你认为别人有私心,别人看你存杂念,于是就有了朋友的“规则”和局限性。世人皆羡慕钟子期与俞伯牙的纯洁友情,我们不仿作个设想,假如俞伯牙以后成了职业乐手,他的演出要卖门票,假如钟子期与他整天吃住在一起,假如钟子期也学会了弹乐,那他俩还能“知音”如初吗?要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就要具备而且必须具备一个条件:不能同一名利。无论以前感情怎么好,友谊怎么纯洁,一旦与名利沾上边,朋将不友。因此同一单位、同一科室、同一楼道、同一职业、同一屋檐下的朋友不一定是真朋友,只能称为同事、邻居、同行罢了,目标一致对外时是朋友,目标相向时就是敌友。即便是,也是一时是,只要功名的机会来了,那还能是朋友?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你来我往,吹吹捧捧,不是朋友。“人生难得一知己”,知己才是朋友,即便知己也不能有同一名利。所以名利场上的朋友是游戏。如果谁把名利场上的人当作朋友,谁将会被这样的“朋友”游戏。 金钱谁都想占有,谁都想拥有花不完的金钱,但金钱人一辈子能挣得完花得尽吗?天下没有不要钱财的人,什么是多,什么又是少,什么东西是贵重,什么东西又是轻薄,谁也说不清。谁的钱干净,谁的钱肮脏,哪些钱是你的,哪些钱是他的,谁能够分清爽?钱多就幸福,钱少就没有快乐?勤奋的人要挣钱,懒汉也要吃饭,败家子要用钱,守财奴也要花钱。在人生这个舞台上,永远没有赢家。如果有那便是上天了,因为它永远在俯视着人间这场只有开始而没有谢幕的游戏。 人生其实犹如一场梦。不赞同的人认为这是一种消极与颓废,是一种腐朽和堕落。之所以有这样的结论,是因为把“人生如梦”解释为“醉生梦死”了,或者看作是“玩世不恭”了。梦不一定就是腐化堕落醉生梦死,那是无产阶级的思想太浓厚了。人生如梦其实是人生的一种过程,一种经历,一种境界。在人生这场梦境里,有多少人是梦后清醒,又有多少人是梦后获得。醒者无梦,梦者不醒,但世上有几人清醒?醒者是大智者,独清则寡,但智者了了;梦者是愚者,众惑则多,愚者熙熙。我们是愚者而不是智者。在这个世界上,多少人生阅历、社会经验、生活教训不是在梦中提炼出来的?多少为人的方法、处事的哲学、生命的体验不是从梦的内涵里得来的?能从梦中醒来就是最大的收获,醒后有所思,有所得,有所教育,有所弥补,有所修正,有所发现,有所创造,如此则是有益的梦,不论它是美梦,还是噩梦;是白日梦,还是南柯梦。人生如果没有一场梦,那么可是缺憾的人生呢。乌托邦是不存在的。 人生舞台,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黑黑白白,是是非非,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反反复复,颠颠倒倒,坑坑洼洼,高高底底,生生死死,分分合合,来来往往……说来说去它可就是一个变数。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游戏也好,梦也罢,是非曲折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当游戏结束了的时候,当梦醒时分,应该明白人生就是要过好每一天,就是要肩担爱的责任,就是要真诚待人,就是要不要不该拥有的东西,即便在世上还有一天时间。

推荐(0)

编辑最新推荐

人生一场游戏一场梦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qq空间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