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情感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感人故事
伤感文章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随笔
时事评论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日志日记
现代诗歌
情感日志
伤感日志
爱情日记
诗歌散文
点滴琐事
网络日志
心情随笔
短篇小说
经典小说
爱情小说
故事新编
原创小说

城市的酒杯和灯盏

作者:小鱼儿[文集]时间:2012-06-30 17:22责任编辑:海洋人读过我来投搞
  被我称作“妖精”的女人,是我的闺蜜。她的“妖”体现在优雅的谈吐、高贵的气质和小资的文学修为上,大有修炼成仙的趋势。
  我们匆匆行走在各自的工作中,常有身不由己的感觉。她忙,我也忙,忙过了,周末一边做家务一边网聊,约着下午逛街,有些挑剔又有些矫情地选择一条裙,一款鞋,一顶帽或一块丝巾,走累了,再在艳艳的万家灯火中,寻一个去处,要几碟可口的小菜,两杯酒对着饮。

  这个周末也是如此。

  夏日夜晚的帷幕总是落的很迟,天带着几分不情愿一点点暗下去。我们钻进一个叫“万家烧烤”的小店,那个小店我们之前都有去过,很老的房子,很旧的桌椅,单是鲜嫩的羊肉,笨烤的方式待客诱惑人心。

  刚刚装修过的小店,资产阶级情调浓厚。这才几日的不见,就从八十岁的老妪变成了风韵尤存的小媳妇了。单间墙上的两副小画儿雅致地贴靠在蛋清色的壁纸上,桌椅是新的,杯具没有开封,正在静静地等候我们。点单后,老板娘向我们推荐了几款酒水,被我们选中的是一种被称为“小刀”的酒,闺蜜说,今晚咱们就变妖精飞刀、小鱼飞刀,把该削掉的削掉,该斩杀的斩杀了。我笑着应和,“小刀”穿肠过,什么都不留。

  这样的开场真不怎么女人,这是我第二天反思后的想法,难怪有朋友说我俩儿为人处事有男人的风范。

我们是两个固执的傻丫头,宁可黑夜里蒙着被子哭,也不愿意把伤口晒在太阳底下。我们迷茫在自己的感情里,也对别人的感情感到迷茫。说到哭,我想起了一个朋友的话,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是妥协的象征。其不知在我,能对着流泪的人必定是我所全心信任的。眼泪是内心里最柔软的弦,有高山流水,也有凄怨哀婉。朋友不明白我的泪就是不明白我。后来,我没有在那个朋友面前哭过,不是我坚强了,是友谊太脆弱,我学会了伪装。

  那杯叫作“小刀”的酒并没有像刀子一样割开我们的舌头和喉咙,反而香甜绵软,我想到了软刀子杀人,我想到了灯火阑珊的街市内的黑暗,我想到了那些看似完整却并不完美的爱情。那晚不知怎么,总是把打打杀杀与美酒粘连到一起谈笑。我们喝一口酒,说一段故事。说一段故事,嘴角向上翘着,心里落下一滴泪。我们每个都是棋局里的人,出去与人拼杀,有时只为自保。

当有人津津乐道“人之初,不如猪”时,我和妖精依然相信善良,与人为善不单是善待了别人,也是在善待自己。人在做,天在看,谁也逃不过自己的心。

  我们带着半分醉意半分清醒从人事种种说到文字,又从文字说到感情……

  聊够了,就弃了烧烤,在街上散步。妖精喜欢摄影,遇到让她眼亮的场景,必会掏出相机不停地拍摄一番。夜晚的霓虹五彩斑斓,车灯闪烁的街市,池塘里摇曳的灯火,在妖精在相机里熠熠生辉。耳闻目染,我也常有学习摄影的冲动,妖精就会说,快学呀,到时候一起拍。妖精的腔调相当的蛊惑人,一个狐媚的女子,在夜晚里活色生香,轻松自在。

  城市的酒杯和灯盏醉了多少想醉的人,我们却清醒着,因为我们知道自己要什么,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文章相关标签: 灯盏 她的 我的 闺蜜 酒杯 女人 称作 妖精
------分隔线----------------------------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游客输入昵称即可发表,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注册新用户
游客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