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情感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感人故事
伤感文章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随笔
时事评论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日志日记
现代诗歌
情感日志
伤感日志
爱情日记
诗歌散文
点滴琐事
网络日志
心情随笔
短篇小说
经典小说
爱情小说
故事新编
原创小说

记忆中的巷子与老房子

作者:春在拂晓时间:2014-03-06 15:32责任编辑:、子衿人读过我来投搞

  不经意地闲逛县城,我路过一条小巷。

  随着时代脉博地加速跳动,眼前这条巷子也会消失的。

  熟悉的结构,熟悉的石板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比比皆是地呈现在路人视野里。

  对往事的记忆,由此涌起,像电影一样,非常清晰。

  记得我读书那会,经常去同学家,不论是来自城市的同学还是来自农村的同学,他们的家如这小巷子一般,古老而沧桑。我一直把这样的景象当绿色食品一样对待。特别是走进同学家临街的房子,都是用木料搭建起来的。房间的高度比现在的框架结构房是高了去。有的竟有五六米高甚至更高。不过,房间的窗户都不太宽大,特别是楼上的房间。还有一个特点,楼上房间的高度比楼下房间的高度矮了许多。这就是为什么我每次走进这种屋子总有阴凉感觉的原因。

  回望即将远去的老屋和那沉淀在木板上的时间年轮,我的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失落感。

  一直没有住过这样的屋子,包括在同学家过夜,都是水泥砖瓦房。不过,我曾经住进类似的房子,是一次学农的时候,给生产队采茶叶。每天晚上进屋睡觉,那种新鲜的感觉非常奇妙。那房子也是木料做的,唯一区别,房子是平房。农村人家晒什么东西都是在院子里,连洗衣服也在院子里,比如院子里有口井,如果图方便,农家儿女们会选择下河洗,然后凉在院子里撑起的竹杆上或屋前或屋后。反正,农村的房子不像城市的房子密集如儿童搭起的积木一样。

  一位附近的居民见我卡嚓卡嚓拍图,走近告诉我:这房子早了去啦,解放前就有了,后来经过多次加固、装修。是滴,我看到隔壁人家的房子已经换成现在的建筑风格,而老房子对面的诸多房则更多地展示出框架结构及所用的混凝土材料,有的房子是混砖结构。图片中的房子,砖作为承重的主力军,而砖墙之间的木梁更是承重的主力军,没有悬梁的存在,这古朴的木板楼房,多多少少,没了古色古香。没了古色古香,就少了回味,记忆中的故事就难以再现。

  我忽然想起了老房子为何一层的高度比二层还高甚至达到两倍。一层不仅作为堂前,还可以用作商铺。就说这木板门吧,每块都能全部卸掉,然后堆靠在门角或屋檐角。有的人家,把一层即当堂屋又当店铺。这种结构的木板房,在南方,在古老的江南随处可见。记得有一次与几位朋友去安徽歙县深渡办事,那里就有一条很长的街,很长的石板路就在街中央。不宽的石板路,将左右分开,而左右人家的房子一间挨一间绵绵不断。商铺,就在这老房子里,当你抬脚迈上一二三台阶后,工业产品、农副产品等,便依次展现在你面前,让你目不暇接,让你走马观灯。

  走完这条街,我又想起经过小巷时的情景。那有序的窗户在厚实的老墙上,如今,不知有多少人冷落了她的存在。望不到尽头的石板路,却有一座座老屋像城堡一样地连接,我仿佛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经有过的劳动场面和不绝于耳的叫卖声声,是那么地热气腾腾。特别是古代人将糯米的功能运用到建筑材料上的聪慧才智,使得古老的墙与墙之间其中的桥梁与纽带作用平添了一份绿色。

  风,轻轻地吹来,拂起我的秀发,飘起的发丝,黑亮,柔滑。

  那浮于墙上的石灰,已经先于我,历经了时代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又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饱经风霜。我仰望天空,依然绿色......



文章相关标签: 散文随笔 读书 房子 巷子 记忆 县城
------分隔线----------------------------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游客输入昵称即可发表,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注册新用户
游客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