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欢迎光临卓芒文学网!www.zhuomang.com
情感日志位置:卓芒文学网日记 > 情感日志 > 仿佛已遥远

仿佛已遥远

有一段话悄悄地浮上心头:

冬天突然来了,荒园里的枯草葳蕤,遗落的相册正对一座旧梳妆镜,我……

我!我?我蓦然醒了,自一个漫长的梦里,还是一个短暂的假寐中,甚至是不经意的走神间,醒了过来,捕捉到了意识的只鳞半爪。意识从来都比躯体更不安分,它们属于我的名下,却各安其是,自作主张。但是肉身迟钝,意识却自由自在,可以毫无顾忌地幻想:性爱、暴力、富庶或糜烂,古堡、喷泉、花园小径,刀、雨雾、推土机……听说人们面部有表情肌42块,它们组织了千变万化的“笑”,每一种笑,会对应每一种意识吗?

物事入眼声过耳,为意识留下依凭和养分。但岁月更替年轮增,丝丝改变潜行。若说冬天,无非一个驿站或埠头,与春夏秋尽皆相似。躯体将承受煎熬,但意识始终散漫。“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或者,“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当我在野地站立,看秋草被寒风吹折,听雁声南去渺渺,身体里有种波动,应和着周遭的环境。我还看得见,有蚂蚁悄然爬上小腿,尘埃附上毛发。但身体里面,因为不能被我看到,总有一些不实在的感觉,便只能凭着想象胡乱飞舞了,想想一些生物、许多粒子,或者丝丝缕缕的轨迹,在皮肤之下,藏匿、流窜、奔突、改变。而我携带着这许许多多的藏匿、流窜、奔突和改变,被岁月吹过,被苍茫收纳。

头上月,心底沙,离我很近又离我很远。脚上的疤痕连接了一个温馨的回忆。臂膀的刺青透露,在某个地方某个时间,心情被外物影响。一堆枯骨一捧灰烬,只留下尘世的一段证明。但是,记忆的皱褶和心底的刻痕,多或少,稠与稀,难以度量,无法细数。有时,只能依托外物来显现,借助语言来描绘,比如,冬天,荒园,枯草,旧相册,油漆剥落的梳妆镜。与之相对应的,春,青草地,似锦繁花,时光剪影和擦拭一面新铜镜。它们将分别牵动一块块的表情肌,摇晃每一根神经末梢。

一切似乎都触手可及,一切却又那么的遥不可及。

推荐(0)

编辑最新推荐

仿佛已遥远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qq空间请遵守国家法律